第三百八十七章 蹭寿

柳子萤点头道:“所以我认为那鉴定报告也许有问题。”

于明瞎话张口就来:“好吧我说实话,这人确实是叶战的朋友,现在人在国外。说白血病,只是为了防止恶意认亲,我就是打酱油凑热闹的。但是你们报告确实不符合,是我亲自从A大大学教授,叶战的忘年交手上拿到的鉴定报告。”

柳子萤后退了一步,似乎颇受打击,她是后来看美剧才知道,因为绝症等原因,DNA是会发生重大变化的。她一心以为是叶战搞错了,再联系叶战,叶战很不耐烦,只好找了刘莽去调查。刘莽嗅觉很灵敏,感觉到其中问题,这么保密的验DNA,肯定并非白血病患者。这让她升起一线希望,现在又被于明彻底破灭。

“没事吧?”于明站起来要扶。

柳子萤摇摇头,目光落在于明的胸膛,问:“你的玉佩呢?”

于明穿衬衫,只扣了一颗纽扣,于明反问:“什么玉佩?”

“你不是有一块父母留给你的玉佩吗?”这话一出口,柳子萤发现于明眼睛瞪大,瞳孔涣散,似乎非常的吃惊。于明哪知道刘莽在其中捣乱。

但这只是一瞬间,于明恢复正常:“哦,碎了,我准备明天去镇上淘一块差不多的。咦?柳董事长知道很多啊。”奇怪她怎么知道玉佩?不对啊,如果她送自己玉佩,她知道自己有玉佩,那肯定疑心的。难道自己玉佩是后加上去的?难说,婶婶疯疯癫癫,路上捡块玉佩就给自己戴上去了。这个乌龙真有意思。

于明很惋惜道:“我养母说,这块玉佩是找到我亲生父母的关键,可惜没了。看来我是找不到自己父母了。”

柳子萤摇头:“你最少有信物,我孩子送走时候,什么信物都没有。要相认,那才真的很难。打扰你了。”

“没关系,再见。”猜对了,玉佩果然是乌龙,于明送柳子萤离开,关门,消息叶战:“好像柳子萤知道的比我们象的要多。”

叶战:“哥忙着,放心吧,我送到A大的是假样本,送到调查人组织才是真样本。柳子萤有心查的话,会发现DNA不符合,你就算跳出来也没事。”

“你那边怎么样?”于明询问。

“六个调查人联合成立杀红联盟,平分奖金,平分声望。不过,这克拉克一到日垩本境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酒店,旅馆,的士,电车,监控都没有出现他的身影,奇了怪,见了鬼。

于明问:“你确定他入了日垩本境?”

叶战肯定回答:“这点没错,护照,海关,还有机场摄像头都说明了。而且不仅我们在找他,国际刑垩警,美国人,以色列人,英国人,几乎是每个国家都派人在找他。”

于明疑问:“为什么啊?”

“问到点子上了,别说我们,那些在东京的老外也没有一个知道,只知道上级下了死命令,掘地三尺,也要把他找出来。日垩本警垩察是如临大敌,这么一群瘟神在日垩本内横冲直撞,够呛。对了,你要不要过来凑热闹?”

“三百万,七个人分,分不到几毛钱。我还是不参合了。有没有见到苍老师,帮我要张签名照。”于明想起了正事。

叶战道:“我也想要。行,有的话我整两张,我们一人一张……感觉这么恶心?”

“恶心我也要。”那些年我们下载过女孩,苍老师是最有回忆价值的。于明收线,上网边看电影边想事情。看来克拉克这事情越来越大,这死老外何德何能,能搞出这么大风波。于明突然想回去A市问下那老外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。但是理智告诉于明,这时候去接触那老外,风险值非常高。该死的西蒙,什么时候才把人接走?

……

第五天本是宣布继子的日子,大家期待中,柳子萤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于明和大家说,报告已经交上去了,没有他们事了,他们留下来是祝寿蹭红包的。

柳子萤和父母在房间里密谈,于明则和杜青青去市区闲逛,于明顺便买了块观音玉佩,将玉佩扔了,将自己原来那块戴上去。虽然装神弄鬼,但于明对风水之说也是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自从自己把玉佩摘掉之后,老外来了,CIA来了,三百万美金来了,麻烦是越来越大。赶紧拿回原玉佩镇邪。于明看玉佩,话说,柳子萤不知道,那这块玉佩哪来的?不过自己应该猜想到不是柳家的,质地差,做工粗糙,柳家怎么也不好意思拿出手。

这次来市区,也是为了证明一件事,有没有人跟踪自己。

答垩案是有,真的有人注意自己,不过似乎并非什么好手,看来对方只是以防万一的措施。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就将一名特工配备给自己,那就说明这件事比所有人想像的要严重。自从那一日两次丑闻之后,再也没有新的丑闻面世,虽然这两则丑闻足够大家谈论半个月了。

回到柳家已经是下午三点,于明接到了曼迪的邮件,西蒙由监狱转为软禁,并且具备一定的自由,曼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只知道是司法部负责人签署了赦免文件。不过西蒙被限定三十天不得离开纽约,并且被监视居住。不排除美国人放长线钓大鱼的可能。

回到柳家,于明意外得知,柳子萤还没有公布继子,一直到晚餐时候,柳子萤在饭桌上宣布:“爸爸意思是暂时不定继子。”

大家轰然一声说了起来,老爷子出面:“是我让子莹不定的。

一个个象什么话,你们自己想想,住嘴,吃饭。”

于是大家安静了,气氛安静尴尬,老爷子主桌,问柳子萤:“林海集团的林总是明天到吗?”

“是的,她要在南方集团逗留,我们要签署一份协议。”柳子萤道:“他父亲是后天早上飞过来。”

“呵呵,他们来纯粹是给你面子。”柳老爷子还是很明白,他只是改革开放时候的万元户,积攒了点原始资本。

“爸,别这么说。”柳子萤道:“是林霞衣看见了南方集团的潜力和商机,借你大寿增进互相的了解。目前看来林霞衣虽然和杜氏国际合作摆了我们一道,但是他们面和心不和。”

老爷子点头:“倒是司徒建设跑的快,也不透点风,这家伙不垩厚道。”

柳子萤皱眉:“确实,司徒建设有点反常。爸,你别操心,我就是当趣事和你说。”

这时候老太太难道开口:“丫头,你似乎有话说。”

大家看杜青青,杜青青一愣,这老太太眼光明亮啊,当下道:“司徒建设跑不是不垩厚道。”

柳子萤惊讶问:“这你们也知道?”

于明很臭屁的甩下头发,杜青青拍其一巴掌后脑勺:“我们星星公司让司徒集团撤的,司徒建设并不知道其中原因。”这黑锅很大,特别是针对商场来说,就是信誉和人品问题。

“那他怎么信你们?”柳子萤疑问。

“说来话长。”杜青青想了想道:“这么说吧,司徒建设和于明关系不错。”

柳子萤看于明:“你和司徒建设?”

“我在泡他女儿。”于明回答。

简单,直接,搞定。于明一开口,大家都不说话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一会后,柳子萤又问:“你们怎么知道这事有问题?”

于明嘿嘿一笑,慢条斯理道:“当年朝韩内战时候,美国某著名大学经过研究认为中垩国必定会出兵,并且出了一份报告,要价几百万美金吧。美军没买,完全不相信,结果中垩国真的出兵。后来美军就花了大几十万美金把报告买了下来进行研究。”

一桌人理解了好一会才恍然大悟,这小子说,给钱啊,给钱了我就告诉你,不给钱我就不告诉你。于明补充一句:“亡羊补牢啊,美军还是聪明人多。”

杜青青踢了于明数脚,道:“开玩笑,那个这是职业秘密,我们不好透露。”关键是杜青青只记得一半,还有一半忘了。如果要于明解释,那于明是死要钱。抛弃其他不说,于明打土豪从来不手软。据说把杜先生都整精明,现在要杜先生帮忙,一律要买好酒,以补偿于明对其的心灵伤害。

今天的晚宴散的很快,除了主桌的仍旧在聊天外,其他桌子的人各回各家,没定下继子也是好事,大家似乎都还有希望。

柳子萤饭后回到自己房间,接到了刘莽电话,刘莽告诉的是坏消息,刘莽道:“拿到了鉴定报告副本,A大教授本人也承认DNA鉴定结果不符合。”

柳子萤挂电话,深深出了口长气,虽然猜测到是这个结果,但是刘莽将事实告知,柳子萤还是颇为郁闷。这么多年了,柳子萤似乎早就忘记了孩子的存在,只是看见叶战的广告时候才突被触动心弦,顺手拨打电话,叶战核对了抛弃于明的地点,河流,时间,性别后,柳子萤几乎认定是自己的孩子,至于玉佩,柳子萤反而是忽视了,因为她的孩子没玉佩。

后天就是七十大寿,柳子萤决定忘掉这些事,转身走到衣橱,打开衣橱看了好一会,拿起手机拨打杜青青电话:“麻烦你们来我房间一趟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去乐呵 » 第三百八十七章 蹭寿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